火星小說 1-3



火星

一個充滿熱情,執著的愛,改變命運的故事

作者 安德烈
譯者 黃東亮
繪圖 羅煒棠

版權所有 © 安德列2018

20171月,我作了一個生動又富有感染力的夢,這部小說因而誕生了。
我夢中的愛如此勢不可擋,在熱淚盈眶下我情不自禁寫下小說的篇章。
願這本小說能帶給你醫治,就像我被醫治一樣。

序幕
明亮的藍眼睛


他胸口有一個老虎紋身,但人們對他印象最深的並不在於此,反而是他一對明亮的藍眼睛,讓人很難不去凝視。他帶領一個團隊執行另一項任務,第一部份很簡單:劫持一輛可到未來時空的特殊汽車,雖然他們無意將汽車用於此目的。時光旅行在這世代得很普遍,但他們的計畫比時光旅行危險百倍。
搶劫成功之後,車存放在一個堆滿舊機器和工具的廢棄工廠裡。他親自監督這項行動,由於沒有合適的工程師來協助執行,沒有人能保證會不會成功。雖然許多人都去過未來時空,但僅止於人類可測量、研究到的範圍,至於其他未知的維度,從來沒有人到過。因此,這是第一個測試的原型,超越任何歷史記載。
變更機械裝置後,下一步是穿越海洋,如此他們可以仔細檢查工作了。之後,他們可以測試裝置,但是沒有人知道會有什麼結果,或更重要的它會走向何方。
有一對明亮藍眼睛的男人凝視著天空,外面還有什麼?他錯過了什麼?有沒有更多可能性?他相信天國,這就是為什麼他認為這次行動是合乎邏輯的。如果允許人類去月球和其他星球旅行,那麼極限在哪裡呢?他們能去其他的太陽系嗎?其他星系?其他維度空間?但這些只是他的臆測,沒有確鑿的事實,沒有證據,甚至沒有一個可行的理論。
別人一直這樣告訴他的,但發現通往未來的入口後,實驗的門也打開了當然,他不可能未經測試就隨便丟個人到車裡。初步測試需要監控設備。理論上來說,汽車會先進入另一個維度空間,然後瞬間回到原地但說真的他不知道究竟會發生什麼事,這些只是「理論上」程式設定可能產生的結果。
如果他真的能夠找到連結未來的路口,他就知道怎麼做。他願意成為第一個從現實中消失的人。
突然,他從白日夢中醒來,距離知道是否可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他低頭看著地面,一步一步地沿著碼頭走去。盯著港口的小船看,其中一艘將載著他穿過大海。它藏著有史以來最危險的實驗,這是他願意承擔的風險,賭上他所有的心力、他擁有的一切、和他最後的人生都在那輛車子裡。
那個有著明亮藍眼睛的男人回到車裡,把車開進港口,然後等待,等著船的到來。
1
紅色星球


就在上週,首相公開發佈了一款名為「火星」的遊戲,來應對他最大的危機。其實,這全是為了那個女孩。只有少數人知道真相。很少有人注意到發生了什麼事,能解決問題的更是寥寥無幾,但首相先生自有一個計畫。這個女孩既不出名也沒什麼特別的影響力,但直覺告訴他:這星球上所有人的命運都寄託在這女孩身上。他必須拯救她,這關乎一切的一切,不論怎麼樣的犧牲都是值得的。
然後謠言便開始了,稀奇古怪的事情發生了,這些故事情節只在噩夢裡才能見得到。首相是第一個目睹「它們」的人,但他不會蠢到去大肆宣揚。
這些情節是他和一位內閣成員交談後發生的。一切都變了,這不只是針對他一個人,整個世界已經就此不同。
就是這麼回事,我擁有地球上最好的團隊和最先進的科技,我會找到她的,我一定得帶她回家。」
他最信任的內閣成員斯托克博士,用一種空洞的表情看著他的老友斯托克博士穿著時髦的衣服,留著完美的頭髮。他是一個英俊的男人,年輕時甚至更帥氣。在首相上任前,兩人就是朋友,甚至在那之後也是朋友,直到首相第一次決定救那個女孩,兩人的關係才起了變化。拯救她一直都是首相的第一個目標,斯托克博士知道這一點,但他不認為他以前的朋友愚蠢行事。他不該這樣的方式他擔心首相會因此改變人類的歷史。對人們來說,這可能只是一場遊戲,但斯托克博士知道這個遊戲的影響力能有多巨大。
這確實是不合理的,但首相的行事作風一直都是如此。這個計畫破壞了他們之間的友誼,因為斯托克博士認為它根本不合倫理。當然,斯托克博士不會把所有的感覺都說出來,他打算先假裝關係如昔日要好等到首相以為一切快要水到渠成時,再由他來破壞這個計畫。
「我知道你一定會,但你確定能信任他們嗎?他們每一個人?只要團隊裡有一個人反對你就能壞了整鍋粥。」
首相比斯托克博士大兩歲,他六十歲,斯托克博士五十八歲。他們的穿著風格類似,但首相的長相卻沒有斯托克博士好看,他的牙齒長得歪歪曲曲的,鼻子有點怪異,眼距過窄。
首相聽完只淡淡笑著,他早就盤算好所有可能的情況。如果有人真的改寫了程式,帶來了一個完全不同的、災難性的結果,他仍然會找到那個女孩。而且他不認為真的會有誰賠上全人類的性命,只為了破壞這個計畫。
「先休息吧。我要去一趟私人辦公室,嚴謹口風,我不想有人知道我的行蹤。」首相開口。
「知道了。」
斯托克博士微微點頭,走出了房間,首相從他最喜歡的椅子上抬起沉重的身軀,收拾他的東西。他們四周環繞科技的東西,沒有人能聽到他們的談話。斯托克博士的名字從掛在門上的大型檢測掃描器上消失了,只留下一個名字。
首相
大多數地方和所有的汽車都配備有檢測掃描器,可以記錄和顯示房間裡的每個人,它們看起來像是從天花板上折疊的薄螢幕,與檢測掃描器一樣,個人介面或P-I也很常見。這些看起來像小型平板電腦,充當一體化的通信和媒體設備。每個人都擁有一台,並通過他們的指紋進入,所以你是唯一可使用自己P-I的人。他們將人們聯繫在一起,在這裡每個人玩首相的遊戲,火星。
首相的專業專家團隊全天候24小時不停地工作,負責督這次行動的是一名40歲的工程師,名叫火箭·-大衛。他們最重要的任務是創造和維持遊戲。遊戲中沒有任何東西是隨機產生的,每一物件每一景都一個其目的,它可能是一種方式呈現,它只能夠有一個名字。
它的名字即是:
火星。
來自太陽的第四顆行星,火星的大氣層不適合生活。它是一顆多岩石行星,有撞擊坑、山谷、沙漠、火山和極地冰帽。它最著名的火山-奧林匹斯山-可能是太陽系中最大的。它還有一系列的大峽穀,被稱為水手谷,其中40%的行星由北極盆地組成。火星有兩個衛星,即火衛一和火衛二,以及一個氧化鐵表面,使它成為一顆紅色星球。
首相和他的團隊必須完全學會這些技術,不單單是為了創造遊戲,並得確保它有正確的結果。首相辦公室上方的檢測掃描器轉成空白,是改變地點的時候了。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私人豪宅,只有一個人知道他的去向。
他穿著西裝,手裡拿著一個公事包,走入夜色,進入私家車,瞥了一眼周圍的區域。上車後,他車裡的檢測掃描器開啟了。螢幕上出現一個名字。
首相
他把汽車調到自動駕駛,然後輸入他的位置,他必須穿越城市和鄉村地區,然後再轉向直奔他的私人豪宅。高大的樹木像海市蜃樓一樣藏在山上,掩護在一個偏僻的一個秘密位置。他的汽車彎彎曲曲地穿過樹林,向山間的豪宅駛去。這時檢測掃描器上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螢幕上的一個名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我」這個字。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以至於首相無法全面處理,並做出相應的反應,另一個詞馬上就冒出來了,就在首字「我」的下面。然後接著的下一個字是「你」。幾秒鐘內,螢幕上就充滿「我」和「你」。
當首相盯著螢幕試圖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時,他的車側面發出一聲巨響。他轉過身來,把頭探進窗戶,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就在他的車急轉回到道路時,他瞧見了他們。
首相將汽車從自動駕駛儀上移開,然後抓住方向盤。他無法理解所發生的事情,他只知道他必須活下來,這個女孩是否存活取決於他。他是唯一願意花這麼長時間,到荒謬的地步去拯救她的人。其他人可能已經嘗試過了,但最終他們都放棄了,因道德或實際推理的自命不凡的論點讓他們感到沮喪。
除了拯救女孩外,對首相而言其它就不那麼重要了。這是他一生的使命,這就是為什麼他要活下來的原因,拯救那個女孩取決於它。
首相在馬路上來回地急轉,撞到了那些似乎只在數量上增長的生物。車開得太衝,太猛了,他失去了控制,車旋轉一百八十度。他瞪著那個生物蒼白的臉,怒氣沖沖地跑向他,他毫不猶豫,他把車開足馬力全速推進,然後砰地一聲撞向整群生物。
然後,他迅速轉向駛往一條小路。這是通往他私人辦公室的另一條路。他沒有看到生物,再次安全地進入他的秘密山莊豪宅,當他身後的門關閉時,確保沒有任何東西通過。
他一進門,他的思緒又回到了那些生物身上。乍看之下,你可能以為他們是人類,但是他們的行為和眼睛缺乏人類的情感,空洞到什麼都沒有。它們是某種異常生物,蒼白而兇猛。當首相在開車經過停車場,走到他的私人豪宅的時候,他想到的一個詞是怪異之物。
有些事情很不對勁,他親眼見到了。他迅速地把車停了下來,走進自己的私人豪宅,一路走到後面辦公室。他馬上檢查檢測掃描器讀取到一個名字。
首相
他立即開始打開房間裡的燈,並開啟每個科技裝置。他必須找出問題所在,以及它的來源,他檢查的第一個地方是火星。
他掃描了所有的統計數據,臉上滴下了汗水。系統似乎正常的運作,沒有人知道哪裡出了問題,但他意識到某些地方不對勁。他只是看不見而已。他抓住了他的P-I,立刻聽到了他的主力隊員的聲音。
「首相。這是火箭。」
「我需要馬上進行一次完整的掃描,確保一切正常工作,在所有系統中搜索任何異常之物,找到任何怪異之物。」
「首相……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知道,我現在不能透露這些資訊,某些東西,地方出了問題。我擔心可能會有人在……」他沒有說完整個句子。他不能相信他的團隊裡的任何人,他剛剛看到的使他不能相信人。
「首相。那是什麼?」
「立即報告你發現的一切事。」
首相把他的P-I放下,坐在所有大螢幕前的椅子上,他再次檢查了檢測掃描器,有一個名字。
首相
他深吸一口氣,繼續搜尋系統中的每一個資料。
他只花了兩分鐘就接到了一通電話。
首相,我發現了一些東西,但它是相當小的。火箭將他的厚框眼鏡推上他的鼻子,等待首相給予他繼續講話的允許。
「往下說
「我們之前已經向你簡要介紹了,每一個人在遊戲比賽中所表現出晉級的認真態度,每個能玩的人都必須參與並超越,否則整個系統將會受到干擾。好吧,即使有了金錢和道德激勵,也有一些人沒能達到零以上的級別,這就給這個系統留下了一個缺口。一個缺陷,長官。」
火箭向他彙報時,首相搜索了參與者的資料。他搜尋任何級別零的,他發現有三個人,這三個人要麼根本就沒有玩遊戲,要麼沒有找到升級的方法。
首相?
「我需要馬上發送給他們的資訊,我將親自與他們見面,把他們帶到我私人辦公室,我需要二十四小時監視著,火箭,設定它。」
「是的,首相。」

2
極光


第一次接觸是利亞姆·哥米爾,一個四十多歲安靜的人,隨著年歲增長,他的身體變得愈加強健。他沒有特別注意衛生,濃密的鬍子,剃著光頭,穿著汙跡斑斑的衣服。基本上他是一個獨行者。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他看到太多人無法停下來和人聊個天。他在一家銷售刀削花生餅霜淇淋店裡工作,這是他私人的事,他過著簡樸的生活,很久以前,他就放棄了任何遠大的抱負。當首相宣佈火星消息時,震動了他的整個生命。過去和現在一起在他聽到的新聞中勾起,浮現在他的腦海中,想起一些關於未來時空的事情。
他的第一次旅行是在二十年前。
與未來的聯繫無處不在,但也僅限於一個時間和地點,沒有人可以同時佔據兩個地方或兩個時間。如果你到未來旅行,你就無法同時出現於現在時空,反之亦然,這也意味著未來沒有人,沒有動物和植物。這就像去火星旅行很相似,除了大氣層有利於生命外。但是,那裡還沒有生命。
如果現在趕上了未來的時間,該連結將會消失,但沒有人確切知道它是如何作的。他們知道總是在同一個地方和時間,因為當人們旅行時,最終他們將會永遠在一起,就像去火星度假一樣,它還幫助首相的團隊設計了一款可以拯救女孩的遊戲。
你可以隨時使用旅行裝置造訪未來,這些裝置位於特殊操作大樓裡,但大多數人使用汽車,因為他們需要一種旅行工具才能到達目的地。然而,這些車很貴,只有富人才有能力擁有它們。對於其他所有人來說,他們只要花一筆錢就能有機會看到一個似乎都不熟悉的未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理由去,但對利亞姆來說,一切都是關於天空的。
想像一下,如果沒有生命、污染、光線或干擾,你能看到什麼?利亞姆想要看到一個極光。簡單地說,當電子和質子沉澱到大氣中時,極光就會出現。這些粒子來自兩個來源。一個來源是太陽,它釋放太陽風,第二個來源是稱為等離子體的磁層中的導電流體,磁層使我們的大氣層保持在一起。當這些來自太陽和等離子體的粒子擾亂磁層時,結果呈現出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光展秀。
地球並不是唯一能看到極光的地方,雖然火星沒有全球磁力線覆蔽,但它確實有部分磁力線,你也可以看到極光。缺乏完整的磁力線覆蔽意味著火星的大氣層很稀薄,導致更大的溫度波動,它的季節是地球的兩倍長。事實上,火星上的一年相當於六百八十七(687)個地球日,這些條件的另一個原因是它的熱慣性較低,因為它遠離太陽的關係,這意味著它在將熱能保持在穩定水準方面表現不佳,平均溫度為攝氏零下60度。
遊戲製作者在設計遊戲時必須考慮到所有因素。它被稱為火星,但由於其明顯相似之處,它是兩個地方的混合體,即一個未來地球和一個紅色星球。當然,有些特性是你永遠無法完美複製的,那些見過真正極光的人永遠不會被這個複製品所愚弄,利亞姆就是其中之一。
這件事發生在二十年前,當時利亞姆只有二十二歲,而他的未婚妻是十七歲。「如果你去那裡,你就再也見不到我了。」黎明的臉變得更紅了,她把自己的手握成拳頭。這並不是他們第一次進行這樣的對話,但是過往的氣話就在餐館裡吃晚飯時,再度怒氣沖沖地爆發出來。
利亞姆盯著那個他幾乎不認識的女孩,感到完全沮喪,「這真的有很大的區別嗎?」
「如果你愛我,你會把我放在首位。為什麼我不能成為你的夢想?利亞姆,留下來。」
利亞姆嘆了口氣,他幾乎要放棄了,要放下一切,並聽取她的要求。
在他們訂婚之前,他們只是朋友,但他們都知道有一天會發生這種情況。他們會在一起,成為朋友是很自然的,對吧?墜入愛河是不可避免的結果。在第一個月裡,他們倆既興奮又緊張。一切令人興奮和新鮮。他們互相詢問,探索他們喜歡什麼,他們的習慣,和他們的欲望。
他們聚在一起的時間越多,他們的共同點就越多,他們慢慢地水火相融合,黎明的父親從一開始就喜歡利亞姆,一切都像塵埃落定,這是他們認定的愛,儘管隠而未宣。再宣佈喜訊之前,他們渴望說,我願意。然而,有些事情他們無法達成一致看法,如未來夢想,願望,地理目的地,時間旅行等等。利亞姆想要實現他的夢想,幾乎和他想要和黎明結婚一樣重要。利亞姆總是談極光的事,然而黎明只希望他做一些共同的事,這是他們相異之處-利亞姆想要在結婚前能看到極光,黎明卻沒有那麼急迫。
他們爭論不休,直到累了,他們才停下來。問題始終擺在一邊,希望它會自行消失。但問題總是回來,最後一次,利亞姆已計畫執意要做自己的事,到那裡希望黎明能伴隨,如果沒有她同行,獨行也沒有什麼意義,所以想想只有屈服罷了,聽從她的話吧!只能將一切美夢拋在腦後了。
但那不是他心想要的。
「如果你去那裡,你將永遠不會看到我。」
以前她也做過類似威脅,但從來沒有當真按原本的話去行。等他回來的時候,她仍然沒離開。
他就是這麼想的,但卻不明白她講話的真正涵義,這次她可是鐵了心。
接著他說著,「現在對我來說這更重要了,如果你愛我,你該明白的,總有兩條路可走。」
然而-更重要-這三個字眼就卡在黎明頭腦上,她再也沒有理由繼續和他爭辯了,因為他的心已放在未來,遠遠飄離了她。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是利亞姆永遠不會忘記的情節,黎明從她的手指上取下訂婚戒指,恨恨地扔到他的胸口上。利亞姆太震驚了不知所措,戒指回彈,落到桌子上,黎明轉身步出餐廳。利亞姆獨自坐在那裡,沮喪變成了憤怒,戒指緊握在手上,用力到印痕深深嵌入皮膚內。
然後,他張望著四周,注意到有人在盯著看。有些人看起來很寒酸。他們更明目張膽盯看著,其他看起來體面有能力在本地消費的人,他們小心翼翼地朝他的方向瞄看,利亞姆不知道有多少人聽到了他們整個對話。
反正沒關係了,他的心撕裂著。他的夢想值得嗎,還是他應該追上挽回她?這個就是他願意為她奉獻一生的女孩,現在,他被迫作出決定。未來還是現在?他要保持夢想?還是追回他的女孩?要選擇極光或者選擇黎明
他剛爆發的憤怒使得他的思緒往先前方向傾斜,該是執行的計畫的時候。他自己獨享的晚餐,想著要到未來的旅行,目睹沒有受到任何干擾的極光,是最壯觀的光展秀。
夢想總得經考驗和犧牲方得實現,偉大發明背後是極大痛苦的代價,那是利亞姆的故事。他吃完昂貴的一餐,並和準備車的連絡人碰了面,付了錢,他帶著微笑坐在車裡。
抬頭看檢測掃描器,讀到他的名字-利亞姆·哥米爾-然而沒有看到其他名字。他的心帶著內疚,就好像有手指和爪子糾纒著他,他很快就把內疚放下,設定了汽車程式,目的-未來,年份-未知。
***
黎明雖逃走了,但她並沒有離開,就像利亞姆預測側的那樣。她會重回那家餐館,但己錯過時機,黎明感到有些怪異,一種她從未經歷過的陌生感覺,利亞姆要踏上他生命中最難忘的經歷時,郤可以沒有她的參與,她不會讓他這麼做,她沒有放棄,如果他已經在未來中,那麼她將跟隨他在未來。
她深深地知道在她靈魂深處,無法忍受他看極光時沒有她的陪伴。她也很想看到極光,但條件是只有當利亞姆為她付出一切的時候。然後,他們方可以正確的方式-即以不放棄的愛來愛對方,手牽手一起看極光。
沒有足夠的錢租一輛可做未來之旅的汽車,她不得不做出一些她從未想過的事情,她到碼頭去尋找合適的機會,很快地,機會來了。她看到一艘載有乘客和汽車的遊艇,準備在浩瀚無垠的海洋中進行深夜旅行。她買了一張票,登上了遊艇。這是人們最後一次見到她,之後她再也沒有回來,同時她也沒有再見到利亞姆了。

3
我不玩遊戲


利亞姆到達未來時,他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完全黑暗,月亮隱約可見。立即地他從車裡跳出,打開檢測掃描器,然後凝視著天空。
星星。他簡直不敢相信,滿是星星。一陣涼爽微風吹過他的頭髮和衣襟,點燃他身體每一根神經。他可以花一輩子的時間去數它們,但數目多少,永遠也沒法數清。
最讓人驚奇的是,星星總是在高空渴望被窺見,但大多數星星仍隱藏在雲層中、和薄霧和光線後。但不是在那一時刻。在那某些時刻,忘卻時間流逝儘情地盯著天空看著,他可看到每一顆明星。
然後,他想起他在那裡的目的,是為了比這更令人驚奇的事情。為此,他不得不穿上額外的夾克。他在去北極的路上。他把方向座標放在車上,讓車子代勞了。駕駛本身就是旅程的一部分。沒有開闢的道路,只有岩石地面。有時他擔心整輛車會拋錨,但車仍然保持正常行駛,因車子本身設計就是要通過層層崎嶇不平的地形。
路上他看到一些人,他們通常會在某個地方停下來欣賞奇景。人們大都結伴成行。有家庭和有情侶的。這使利亞姆更感孤獨,但一想到他的夢想將要實現時,孤獨感很快地就被淡化了。
在最後一片空曠的土地上他睡著了,這輛汽車在山和岩石上自動操縱行駛。每當車要卡住時,車子總是找到方法繼續前進。然後,當車一停下來,一切變得安靜無聲,在此時利亞姆醒了過來。
你永遠無法預測什麼時候你會看到極光,也無法預測它會以何種模式呈現。每樣呈現都是獨一無二,沒有兩種是相同的。但當利亞姆下車,步入寒冷的空氣中,不由得讚嘆不已,因他被環繞在一個壯觀的奇景內。在另一個四度空間,他目睹宇宙奧秘的展開,相較之下顯得渺小,他只不過是一個無名小卒。
大多是呈綠色的,但紅色,粉紅色和橙色盤旋在綠光有如海洋充滿天空;是物理學反射,配上能量的彰顯。過去他從未見過或聽聞過的。一瞬間,他感覺被提升到一個氛圍,使他的靈魂與那光的奇觀對焦一致。他親臨現塲,全人的感受,這是非常真實的,這是極光的力量,但他永遠不會忘記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他腦海閃過一個改變了整個情景的念頭-黎明。有了這個念頭,每一個自由和彰顯都被一股苦澀的不冷不熱的溫水沖走了。現實讓他想到,他知道有些不對勁。黎明有麻煩了,他無能為力沒有辦法救她。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利亞姆在他的P-I上第一次看到這款遊戲廣告時,背景圖片中的綠色就觸動他內心深處。它看起來像火星的圖片,當然,它也驚人地類似於未來的地球。毫無疑問,背景中的綠色可能意味著什麼。這是對極光的幻覺。
然後,他想起當在一個未來的時空,在他的過往中他第一次看到極光。然後他想到了黎明。自此他就再也沒見過她了,但他對極光的記憶將永遠與黎明融為一體。出於這個原因,他再也不想見到它們中的一個。所以,他從來沒有打開遊戲。他從來不玩遊戲,因此他的級數從未能升到零以上。
這就是他代表首相本人收到訊息的原因,他正在刮掉一些花生脆塊時,聲音從他的P-I發出來時,提醒他的訊息。
首相的正式訊息!
重要!
在刪除此消息時將會通知當局。
您無法答覆或跟蹤此郵件。
你親自被召集來會見首相。
你不能拒絕。
請按照下面的指示。
這個資訊是嚴厲的,且缺乏個人的情感。與收到消息的其他兩個人一樣,利亞姆不想去,他不想玩這個遊戲,他不在乎級數是否上升,他有一個重要的理由要這樣做。然而,另外兩個人有他們自己的理由。
***
第二個連絡人的是巴勃羅·塞斯,一個嚴肅的傢夥,三十歲初頭,有橄欖色的皮膚色和一雙會說話的眼睛。
「我不玩遊戲。」這對他來說是事實,一個簡單事實。
「你看到的廣告嗎?這是個每個人都得玩的使命。沒得商量。」巴勃羅的侄子,湯米試圖解釋玩遊戲的重要性,但他知道他的叔叔不會那麼輕易被說服。然而,湯米期待他有按自己的自由決定可多久玩一次,玩多久的時間。在任何時候,在任何地方他都可以玩。然而,他的叔叔仍然吩咐他放下他的P-I,拿一本書來讀。湯米有任何書籍嗎?他沒有。
巴勃羅經常去看望他的哥哥一起吃飯,趁機放鬆。他的哥哥通常會到別處做事情,留下他與他唯一的侄子,討論他們之間的差異。
「你知道使命是什麼意思嗎?除非你先看查字典,不要重複你聽到的字彙。」
湯米翻白眼,不停地玩。他的叔叔巴勃羅是無法獲勝的,在他不得不關閉比賽之前,他只能儘量能玩久些,他沒有得著很長的時間。
「告訴我關於你的學校。」巴勃羅俯身在椅子上,等待著什麼。某種答案。很明顯湯米沒有注意到,「把遊戲放下。」巴勃羅說的語氣比他平時講的更認真。
湯米知道這將會到來,「這是首相的命令。首相已賦予任務給我。我必須玩遊戲。」
「現在你有了新的使命。放下它。」巴勃羅把他的聲音提高了一點,身體向前傾了一點。湯米關掉了比賽,把他的P-I扔到桌子上。
「別說我沒警告過你,這個遊戲超越了這個世界所能容納的任何東西。」
「好吧,孩子。跟我說說你的學校的事情吧!告訴我除了這個遊戲以外的其他事情。」
「好的很,我什麼都沒學到,但我喜歡我的老師。體育課棒極了,我的朋友們都對我很好,現在我可以玩了嗎?」
「你要做的更好,如果」在巴勃羅完成之前,他的P-I到了一條訊息。他讀了兩遍開頭的詞句,然後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他的第一個想法是,這一定是個玩笑。首相沒有辦法與他聯繫,一定是湯米不知怎的發給他一個惡作劇的訊息,但他一直在玩火星遊戲。
「什麼?」湯米問道,單看他的臉色,仿佛就像他的老師加給他雙倍的家庭作業一般。
首相的正式消息!
這就是了,他不想承認這一點,他不想聽湯米的反應,但事實就是如此。他掩飾不了,他轉過螢幕,讓湯米看看第一行。
當湯米花時間處理它時,他停頓了一下,然後說出了他腦海中的第一件事。
「現在你必須上場玩了。」
巴勃羅有完全相同的感覺,即使這一切都是浪費時間,他還是要去玩,他們都是,首相把他們都召集起來以確保這一點。
當他從學校畢業的第一份工作時,巴勃羅成了一個不同的人。它要求他穿一件漂亮的西裝和領帶。他不得不改變適應,變成一個長官,忘記所有關於幼稚的遊戲。很久以前,有一段時間,巴勃羅只是個孩子,和學校的朋友們一起跑來跑去,用當時周圍的一切來玩新遊戲。
那是在責任之前的一段時間,更輕鬆的時間。但總有一天,每個人都必須長大,面對現實世界。巴勃羅做了他必須做的事,他相當成功。
他的工作變成了他的生活,即使下班後,他還是想著還有什麼工作未做的。總是有更多工作仍待完成的,這意味著工作負荷永遠不會結束。他沒有時間去思考過去或未來,而且他特別地沒有時間玩遊戲,誰吩咐他去玩並不重要。
這是他在收到消息之前的想法,我們可以想像在任何情況下,我們會有何種反應,但在我們投入之前,我們永遠無法確定。巴勃羅可能並不在乎這是首相的發佈的使命,但現在看看他的P-I的正式資訊,巴勃羅在他的胃裡感到空虛。他在這件事上沒有選擇餘地。他是否有一份重要的工作,或者他是否穿了一套標緻的西裝,或者他是否沒有時間玩遊戲,這一切都無關緊要。他個人時間剛剛成為首相的要事,這只是意味著一件事-他要玩的遊戲。
他們都要玩。首相要確保這一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