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小說 39-40


39
鱗片脫落


一切似乎都是在同一時間發生了,在一瞬間,黃玉見證了查喜重生為人類,然後這些生物來了。在它們完成任務之前,它們都突然摔倒在地上,好像被殺了一樣。然後,蘑菇形狀的岩層消失了,重新點燃詛咒者的憤怒,並使用一個新的敵人取代了被打敗的敵人。但是,這不是最奇怪的部分,地面發生了變化,因泰伊<命運>內的顫抖著,就好像它是由海洋表面的濃凝膠製成的。整個地面在波浪中上下擺動,所有的東西都被壓進拉出。
被詛咒的人不顧一切地去找黃玉和其他人,但是新的浪湧給了人類一個小小的優勢,因為被詛咒者和人類一直在濃稠的凝膠中不斷地跌倒。新的浪湧也結束了永恆的黑暗,揭示了來自月球的光線和增加的能見度。這也意味著黎明即將到來,但被詛咒者拼命地在這一切發生之前包圍四周的人類。他們也許比被詛咒者獲得了優勢,但人數仍然對他們不利。如果不想辦法,他們的結果將是顯而易見的。
巴勃羅桑迪在同一場戰役中,但他們試圖逃離泰伊,他是被迫成為一個詛咒者,以免他通過<命運>撕裂整個世界。他們都是無助的,為自己的生存而在浪湧波濤中掙扎。除了兩個人。一位準備好在<命運>上行動。另位準備在地球上行動。一位是在和著魔者對抗,另一位正在與被詛咒者對抗。
查喜正在扮演她的新角色,正如被詛咒者的自然地透過身體傳遞他們的詛咒,查喜帶來了治療。沒有話,傳播將是緩慢的,結果微不足道。但當查喜張開嘴時,一切都變了,風來了!
黃玉,」查喜在混亂中說,「我能感覺到他們。」
夏娃,」黃玉喊道。他們中的三人正在慢慢地疏遠。「告訴她該怎麼做。」
查喜,」夏娃大叫,「看看他們。妳已經知道他們需要什麼了。告訴他們答案。拯救他們。」
夏娃越飄越遠,她的聲量越來越小。地面的運動使人無法站立超過幾秒鐘。她在腦海中重複著夏娃的話,解釋,試圖理解,並應用它。她不明白,她還只是個女孩,這些概念太抽象了,她第一句話是最清晰的。
看看他們。
這是她能理解的一件事,這是她知道她能做的一件事。有那麼多人爬向她身邊,但她只盯著一個人。另一個女孩,可能與她自己年齡相仿。查喜只是看著她。她不明白,但她不只是用她的眼睛看。他們的精神是相通的。然後,這些話開始從查喜的口中出來,就好像別人通過她說話一樣。
***
「帶我去那裡,」青玉大膽地宣告。
約翰塞利奧的眼睛一亮,整個氣氛就變了。他們被包圍在某種類型的黑色圓頂中,頂部有一個移動的分支,就好像他們在一個巨型望遠鏡裡,裡面沒有別的東西,只有青玉和約翰塞利奧。
「這是什麼?」她問道。
「小黑盒子,」他說,他的聲音在圓屋頂上迴盪
「可是溫斯頓不在這裡。」
「是的,」約翰塞利奧承認。「很多人來來去去。」
的路,」青玉輕聲說。
「是的,」他承認。
我怎麼上去?」青玉問道,並指向望遠鏡頂部的範圍。
約翰塞利奧笑了,「這不是出口,青玉<命運>才是妳的出口。」
就在這時,青玉得到了訊息。
你找到路了。
恭喜。
你可以離開這個程式,進入你真正的命運。
把天堂帶到人間!
「但是,」約翰塞利奧突然說,「妳創建的浪湧將帶來永久性的改變。如果妳現在離開,所有被詛咒者都會被凍結在那個狀態,這就是妳一直努力的方向。就像我之前說過的,一切都是溫斯頓的事,以及所有他影響的人。他們代表了所有被詛咒者,他們之中沒有一個是無辜的,妳想要伸張正義,這就是真相所帶來的。我告訴過妳,青玉。我想要的是對每個人都最美好的,別走,留在我身邊。」
***
「妳知道妳是誰,」查喜驚歎道,甚至不明白她在說什麼。她正在看的詛咒者滾進她的身體,查喜只是擁抱她,在她的耳旁輕聲道,「妳很漂亮,聰明,善良,仁慈,親切,細心周到的,充滿希望和愛。」
這些話傾注在那個被詛咒的女孩身上,她失去了憤怒的一切理由。查喜繼續宣佈一些只有她的心靈才能看到的東西。她分享的越多,鱗片就越脫落。然後,就像查喜一樣,另一個被詛咒者重生了。新來的女孩笑了,查喜也跟著笑了。她們的笑聲填滿了黑暗的虛空,震動了四周的詛咒者。
她們知道該怎麼做,讓氣息通過她們說話,用笑聲感染被詛咒者。兩個女孩更看著兩個被詛咒者,然後她們說話,她們忍不住要說話。
***
「為什麼?」青玉問道。「為什麼一切都凍結在原地?」
「因為,」約翰塞利奧回答,「溫斯頓已經得到他最後機會,就像那裡所有那些被詛咒者一樣,他們都做了決定,他們選擇了詛咒,而非生命。他們選擇了自己的驕傲,而非謙卑。他們應該為自己的行為承擔後果,而妳是唯一會讓這些後果永久化的人。妳想拯救世界,但妳不知道拯救世界意味著什麼。」
「但我差派溫斯頓來這裡,」青玉說。「他可能改變了他的命運。」
「妳已盡力了,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現在,妳也是,這是一個為了九十九個。讓我給妳說清楚,青玉,如果妳離開,妳會毀掉<命運>。那是妳的浪湧。如果妳毀掉<命運>,妳就毀掉了被詛咒者的任何救贖的機會。
那些都是後果。」
「我需要把天堂帶到人間,」青玉說。
「誰是天堂的對象?」約翰塞利奧問。
「不是,」青玉回答,「我弟弟告訴我,小黑盒子。它有不同的目的,就像你說的。<命運>的創建者只關心一個人,沒有人在沒有明確目標的情況下發明東西。這是他唯一的目的,他告訴我該怎麼做,就是要把黎明帶回來。」
青玉,」約翰塞利奧說,試圖重新引起她的注意。
「我以為他的意思是指光,我以為他指的是太陽。整個來說,全都在尋找,
這就是範圍的目的,是搜索。」
青玉,」約翰塞利奧大聲說。
「這是你自己說的。一個為了九十九個。」
青玉,」約翰塞利奧再次重複著。
「它是如何達成的?」她問道。
青玉
「告訴我!」她要求著。
「這是一個太空搜尋塔,妳可以去造訪它,但,青玉,不要忘記妳留下的所有詛咒。」
青玉停頓一下,有可能嗎?黃玉,你做了什麼?
***
笑聲在不斷增加的指數率中傳播,就像水中的漣漪,被咒詛者脫落下了咒詛。
查喜一起發出笑聲,感染向中心擴散。首先,只有一個人是自由的,然後兩個人,然後四人,然後八人,十六人。風在擴散,用歡笑的聲音震動大地。世界正在重新覺醒,等待著最後浪湧的到來。在正義浪湧展開之前,這種良性感染會擴散。黃玉夏娃只看著一個又一個的人變得自由。奇蹟是不可阻擋的力量。
他的妹妹絆倒滾開,讓更多的詛咒者得以釋放。「查喜!」黃玉聲喊叫道,「馬丘比丘!告訴他們!使馬丘比丘得自由!」
同時,巴勃羅桑迪正從山上滾下來逃離泰伊。他們距離他越遠,他們離最近的城鎮越近。一切都在發展中,但時間到了。最後的浪湧即將到來。<命運>終結
***
青玉盯著她的訊息,然後她看著約翰塞利奧。「我相信黃玉,真理使我們得以自由,黎明將會來到。」
「妳確定值得嗎?大多數人都不會這樣做,青玉。大多數人都呆在室溫下。其他的都很冷,但妳火熱得很。妳還沒想清楚,妳現在身處危險的地方。我關心妳,青玉。」
「我寧願火熱地活著,不致後悔,也不願活著取悅每一個人,而放棄我的命運。」
青玉,」約翰塞利奧懇求,「妳的命運可以改變。」
「當然可以,」她同意,「這就是這一切的意義所在。」
「你難道不能只用憐憫,而不帶審判的心態嗎?約翰塞利奧問。
「你可以有愛,而不帶熱情嗎?
「我想我不懂。
「你說得對,這就是為什麼你永遠不會明白。
青玉,」約翰塞利奧最後一次說,「我們永遠是一家人。」
「才不呢,」她堅定地說,「我要把你分割出去。你從來不是我家的一份子。」
然後她就退出了<命運>

40
最後的浪湧


地面恢復正常,但殘骸依然存在。最後的浪湧結束了<命運>。影響遍及整個星球。幸運的是,感染傳播得更快。沒有一個詛咒者留在那種悲慘的狀態,他們全又變成了人類,所有的生命都得到了另一個機會,所有的人都得到了同樣的認知。每個抉擇都有一個結果,每一個誤用的字詞都會被揭露出來,我們如何生活在每一個時刻將決定我們的命運。
泰伊回到了現實,巴勃羅桑迪帶他回去找黃玉黃玉在家裡發了個訊息。他還給火箭發了個訊息。當每個人都在一起時,這是一個團聚。
巴勃羅桑迪黃玉查喜夏娃泰伊火箭都無法停止分享他們所經歷的一切。對巴勃羅桑迪而言,最重要的是,他們看到女兒又笑了,和以前一樣傻呼呼的。黃玉直接與火箭交談,
「你一直完全信任我。」
「不,我沒有啦,」火箭承認,「但你沒有留給我很多選擇。」
「只要等待。從今開始,一定會變得到更好。」
「你做到了,泰伊,」夏娃說,她擁抱他。
「有點啦,」他回話。
「這足夠讓我們度過難關了,」夏娃鼓勵他說,「為此,你可以感到自豪。」
泰伊微笑著,擁抱她。
世界正處於失修狀態,然而,新首相回來了,並開始重建他的團隊,即使是在晚上,也沒有時間浪費了。世界會及時恢復正常的不久,<命運>就會像火星一樣被遺忘。
然後一個明顯的問題被提了出來。
青玉在哪裡?」
黃玉在等它,不過他知道答案,「她在未來時空。」
這對他們來說毫無意義,但他們都擠進車裡,跟著黃玉的方向走。當他到達了未來時空的地球時,他收到了第一條訊息。後來他又收到另一條訊息。一組座標。他把車設定到自動駕駛上,他們開車經過了深夜,和其他人一起睡著了。
然後,汽車停了下來。黃玉走出去。在未來的地球中有一個簡單的木屋。有人走出門,舉起他們的手以遮眼,因有來自汽車車頭燈射來的光。
「我們去兜風!」黃玉說,叫醒其他仍在睡覺的人。
「結束了嗎?」有人問道。
「差不多了,」黃玉回答。「但我們還得去別的地方,跟我來。」
那是……嗎?巴勃羅開始問,試圖看清那人的臉。
「是的,」黃玉宣稱。「首相,是前首相。」
「誰是另一個人?」巴勃羅問,看到另一個人走出小屋。
利亞姆!」桑迪震驚地說。
首相和利亞姆進入他們自己的汽車跟隨黃玉
「我以為我們會找到青玉,」桑迪說。
「我們現在就要去那裡,」黃玉滿懷信心地說。
每個人都心懷疑問,但他們信任他,他們渴望更多的休息。直到汽車第二次停下來,他們才醒過來。「我們到了,」黃玉說。「大家都出去。」
汽車在未來地球上的一個大平原上讓人下車,大家圍成一圈,望著月光下的泥土和岩石。正如黃玉所說,她就在那裡。
青玉
查喜跑起來擁抱她的大姊姊,然後馬上開始提出問題。
「為什麼妳會現身在未來時空?妳在這裡做什麼?」
青玉沒有機會回答,亞別利亞姆沒有機會和其他人交談。某件事打斷了一切。最驚人的極光顯示劃過夜空,就在這裡,就在大家面前。他們都盯著它,向前走了幾步,仿佛他們可以捕捉到它。利亞姆繼續著,越來越接近它,仿佛它是宇宙的真理,等待著他從他以前的經歷和犯過,和每一次痛苦和錯誤中解脫出來。
他凝視著美麗,被迷住了,從他自己的身體抽離,他的靈魂被吸引到空中,渴望著一種超越自己,一種他可以捕捉一絲的東西。綠色的條紋劃過天空,映在利亞姆的眼睛上。就像她和他在一起似的,和黎明他們在一起看,就像他三十四年前的夢想一樣。
首相簡直不敢相信,他看到利亞姆獨自站在遠處,敬畏的極光,然後她突然出現在那裡,是黎明。她還活著,他能看見她,就在他面前。他的女兒和女婿在那裡,首次一起觀看極光。這太好了!讓人難以置信,但這一次她沒有消失。她和利亞姆手牽手呆在那裡,在奇觀前保持沉默。
沒有人說一句話,當其他兩位等待極光秀結束時,首相喜極而泣。隨著第一道陽光的出現,黎明佔據了天空,用同樣壯觀的日出取代了光影秀。黎明看著利亞姆,她輕聲對他說。首相只能猜測他們在說什麼,然後她回頭看了看。
「爹地!」她說這話的時候,好像自己還是個小女孩,握著他的手,被他的愛擁抱著,永遠不要懷疑自己是否被愛著,她知道的,她父親為了找到她不惜把世界翻天覆地,現在她在這裡了。
「我的女兒。我的摯愛。一切結束了。」
然後發生了完全意想不到的事情,整個未來地球都在變化。樹木和植物形成。鮮花和田野出現。野生動物又回來了,大自然被喚醒,覆蓋了遠超過他們視力所及,四面八方的大地。然後他們就明白了。現在趕上了未來時空,把兩者合併為一體。與未來的聯繫已不再存在,世界又一次合一。
每個人都很驚訝,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但它就在那裡。難以想像的。在三十四年後,一位父親找到了失蹤的女兒。一個未婚妻與他的至愛重聚,一家人和好了。他們都在當下不知所措,甚至懶得去問為什麼。黎明在這裡,未來就在這裡。最後,亞別轉身向同樣被感動的人,然後看著黃玉
「怎麼了?」
黃玉哭了。
「怎麼了?」亞別重複的聲音。
「火星,」黃玉回答。
「你把她帶回來了,」亞別在震驚中說。
「事實上,是我姊姊的功勞,」黃玉糾正了他。
「是<命運>促成的,」青玉說,「黃玉一直在策畫這件事呢!
「你完全顛覆了世界,並摧毀了一切建造物,都是為了我的女兒?都是為了醫治一個老人的心?」亞別問道。
「首相,」黃玉說,「當黎明在未來的地球上消失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一些事情,即使是一個男孩,我也知道這是不對的,我知道,如果她沒有獲救,世界上就不會有別的事情值得做了。我不能讓邪惡得逞,她不僅僅是你的夢想,她也代表了我們所有人的命運,代表了世界將再次正確的希望。」
黃玉,」亞別淚流滿面地說道,「謝謝你。你不知道這一刻對我來說有多重要。」
「是我的榮幸,首相,」黃玉回答說。「但是,還有一個地方我們必須去。請你最後一次跟我來好嗎?」
「你要去哪裡,我會跟到哪裡,請帶路。」
***
亞別跟著黃玉駛向城市,已經有一隊人清理殘留的髒亂。黎明看著窗外,意識到所有這些毀滅都是為她而促成的,所有的造成的痛苦和混亂和風險都是為了把她帶回來。這讓她喘不過氣來,許多人在最後一次旅行中補睡一覺,但是利亞姆黎明無法休息,話一直講個不停,他們到達目的地 - 斯托克公司時,感到失望,他們仍有很多話要聚談。
亞別下了車,向黃玉打招呼。「我不知道是否這是一個好主意。」
「相信我,」黃玉說。
他們都走到了大樓的頂端,他們走到私人套房的門前,青玉曾與斯托克博士在那裡會面。然後亞別打開門,看到了一個人的身影。著魔在腦海中的是一個模糊的提醒,其他人站在大廳裡等著,只有亞別黃玉進來。
弗拉瑪,」亞別大聲說。
斯托克博士簡直無法相信,他把聲音歸因於著魔者的糾纏,他不知道世界上發生了什麼事。除了青玉,他是唯一留在<命運>一路走到最後的人,他繼續和著魔者戰鬥,直到<命運>毀滅為止。
弗拉瑪,」亞別又說了一遍,「是我亞別。」
這一次,斯托克博士抬頭看,亞別亞別,你在這裡做什麼?
「我想給你看點東西,老朋友。
「我不想看任何東西。
「為我的緣故,麻煩看一下,亞別說,然後示意其他人進來。
斯托克博士看著巴勃羅青玉桑迪查喜泰伊夏娃火箭利亞姆、然後最後黎明進入私人套房。
亞別無法控制自己,他的情緒影響到他的聲音,他問道,「弗拉瑪,你知道這是誰呢?
斯托克博士茫然地凝視著,他的臉色不太好看。
弗拉瑪,這是我的女兒,是黎明
亞別,你真的和我一樣瘋狂。」
「不是我,弗拉瑪,」亞別懇求說。「是黃玉,他創建了<命運>,並把她帶了回來。這一切都是為了她,她回來了,真的!是真實的,黎明還活著。」
這一啟示開始為人所理解。弗拉瑪開始相信真相。他最好的朋友的女兒還活著。這是不可能的,但盯著她的臉瞧,他無法否認。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黃玉花了他所有的時間和精力,不是為自己,而全然是為了她。不只是為了她,也是為了弗拉瑪最好的朋友亞別,這個啟示簡直難以令人承受!
弗拉瑪,」亞別又說一遍,「老朋友,你願意再和我站在一起嗎?」
斯托克博士抬頭,看著周圍的人群,他們比他所認識的任何人都更像一家人。然後他站起來問了一個問題,「在我做了那麼多傷害你和你女兒的事之後你為什麼還要我回來?」
亞別看了看黃玉,然後又回看弗拉瑪是因他的緣故,亞別說道,指著是黃玉「如果黃玉願意為我付出一切、我還有甚麽不能向你全然付出呢?。」
黎明」,弗拉瑪首次直接對她說話。「對不起,我放棄了妳。但妳父親非常愛妳,哪怕只是一小部分,妳也永遠無法理解他的愛。現在看到妳,我的一生有一個很大的遺憾,但妳代表了從墳墓裡出來的一個失去的希望。妳是回到我黑暗的世界的黎明,沒有什麼是我配得到的,但是如果妳願意接受我,再次成為妳的家人,那我將是我最大的快樂。亞別,對不起。你是否會
他還沒來得及說完,亞別打斷他的話,立刻擁抱了他最好的朋友。
「你不明白,弗拉瑪。你一直都是一家人,這永遠不會改變的。」
仿佛要確認他的話是真的,黎明走過來,擁抱著他們。
笑聲開始了,第一個笑聲來自斯托克博士,然後蔓延到他們的其餘人。隨之火星這一切都結束了,然後,再次掀起一片笑聲。

結語
氣息


風,氣息,震動著我們周圍的一切。我們的言語是氣息,它們是生命,或者是死亡,我們有選擇的權力。每一個想法,每一個行動都影響著我們的命運。改變世界,我們要作出一個抉擇,就像每個人跟<命運>相連一樣。
我們會面對我們的錯誤和遺憾嗎?我們會糾正錯誤並道歉嗎?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會被詛咒?還是被祝福?苦毒還是愛?我們的心變硬?還是變軟?
我們每個人都與<命運>緊密相連,我們所擁有的每一個夢想都有可能影響世界,我們可以在生命的氣息(神的靈)中復活。把我們能成為的最美好的善,傳遞給我們周圍的世界,我們可以改變我們的命運。
有一種愛,是永不耗盡的犧牲,是首相對女兒的愛,黃玉黎明的愛。無論代價如何,它都抱持著希望。以一種不可抑制的熱情追求。這樣的愛是有感染力的,這是上帝在耶穌基督裡對我們的愛,一旦我們看到它,我們就改變了。被感染了。我們進入這個程式(在基督裡的新生命),會有一個確定的結果,就是生命,一個更豐富的生命,我們可以選擇那條路。
不幸的是,我們並不總是選擇正確的道路。就像斯托克博士一樣,知道小黑盒子(火星)可以逆轉所有<命運>的影響。然而,對生物的恐懼(魔鬼和腐敗的影響)使他不能得到自由。我們可以知道答案,但我們還是要選擇走入光明。我們必須拒絕這種著魔(僅僅是人類的欲望)的影響,並與上帝更大的救贖計畫聯繫在一起。
在我們心中有一種不尋常的信仰,就像斯托克博士自己勝過生物的那張片一樣。如果我們堅持生物會被殺的預言,通過相信真理,我們可以成為勝利者。
只有一種方法和一個真理,就是耶穌基督。他來尋找並拯救失喪的人,通過他在十字架上的死,他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來找回我們,他摧毀了我們自身邪惡欲望(著魔)的權勢。他的敵人(溫斯頓家族和世上的生物)對他沒有任何權勢。通過他的復活,他使我們得勝和永恆的掌權。他改變了我們命運。
如果你把你的生命交給耶穌,並使他成為你的救主,他就有能力去饒恕,醫治,並讓你踏上一條全新的道路。你的抉擇可以給失去的世界帶來希望,你可以為你周圍的被詛咒者帶來光明,你可以過著永生的生命。
這是一個永恆的福音。
相信耶穌。
為他的榮耀而活。

無論是時間還是時空之間的距離,黎明都將會來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